新浪新闻客户端

湖北矿乡兴衰录:繁华镇变萧条村 连邮局都撤走了

湖北矿乡兴衰录:繁华镇变萧条村 连邮局都撤走了
2019-07-17 18:19 北京青年报
标签:毫州 博元素论坛

  原标题:大冶矿乡兴衰录:繁华镇变萧条村,连邮局都撤走了 | 图片故事

  记者/蒲晓旭

广袤的中国大地上,一批批城市因矿而兴,又因矿而衰。矿藏被采空,大地开裂,房屋塌陷;矿渣堆成山,井水被污染,林木枯萎;曾经青壮年人云集的矿区,如今只剩老人留守。

 

城市因过度依赖资源,在资源枯竭后深陷困境。枯竭后的矿区暴露出的环境恶化、经济衰退、贫困人口增多等问题,被人们称为“资源的诅咒”。

 

2008年起,国家分三批把69个城市(县、区)列为资源枯竭型城市,支持它们转型发展探索新路。今年4月,由过去的国土资源部等多部门整合组建的自然资源部正式挂牌,“大国土”时代的开启,将资源的开发与保护升级到了一个全新的层面。

 

北青深一度记者历时3个月,走访湖北大冶等4座资源枯竭城市,深入观察并记录下矿区兴衰对当地群众命运及生活的影响,以及当地正在经历的变革与转型。

2018年1月,湖北大冶,铜绿山古铜矿遗址2018年1月,湖北大冶,铜绿山古铜矿遗址

  湖北大冶,是黄石市下辖的县级市,因宋代在当地“大兴炉冶”而得名,采矿史可溯至3000多年前。1972年,大冶铜绿山矿区工人在采矿时发现古矿井,经考古发掘,先后在10个矿体上发现了采矿遗址。

 

丰富的矿藏,让大冶的多个乡镇因矿而兴。然而,只依赖有限的资源,注定难以获得永续的发展。北青深一度记者用镜头聚焦湖北大冶铜绿山镇、龙角山镇、铜山口镇这三个因矿而兴的乡镇。矿产资源,在给这些乡镇带来辉煌与文明的同时,也不可避免带来矿竭后的萧条与阵痛。

  2018年1月,大冶市城北一处工业集中地。大冶因“大兴炉冶”而得名,也是世界青铜文化的发祥地。2008年3月,大冶于被列为国家首批资源枯竭型城市。

  2018年1月,大冶市铜绿山周边的工矿企业正在生产。铜绿山位于大冶西南约3公里处,因每次骤雨过后,有铜绿点缀在山石上而得名。资料显示,铜绿山已探明铜储量为134.2万吨,并伴有铁、钼、金、银等矿产。

  2018年2月,铜绿山街道办的大街,这里位于原铜绿山镇政府附近。历史上,大冶有很多因矿业开发,从村庄发展而来的集镇,原铜绿山镇便是其中之一。1984年,境内拥有大冶铜绿山铁矿、武汉石头咀铁矿、大冶县钢铁厂等企业的铜山、泉塘、石花3个村建成铜绿山镇。在新世纪前后,铜绿山镇被撤销。

  2018年1月,铜绿山矿一处已停止开采的露天矿坑。这里原本是一处海拔90米的山头,自1971年投产以来,经过七八十年代的机械化开采,这里最终形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洞。

  2018年1月,高耸的铜绿山矿矿井。随着资源日趋枯竭,开采早已由露天转入井下。据矿工介绍,目前该矿已采至地下1100多米,大约还能开采10年。在资源枯竭的大背景下,加之待遇一般,矿里的很多大学生都离开了。

  2018年1月,已停止排放尾砂的大冶有色公司铜绿山矿尾矿库。采出的矿石经加水粉磨后,有用的成分被选出,剩余的则会作为尾矿排放。随着采矿量的增加,尾矿砂也会越积越多。

  2018年1月,高于地面37米的铜绿山矿尾矿库。据尾矿库所在地泉塘村村民介绍,此处本为一大湖,曾经站在村里一眼能望见大冶城区。后来湖被尾矿填平,坝体逐渐增高,如今只能看见高耸的库坝。

  2018年1月,铜绿山矿尾矿库溃口周边地表还能看到大量尾砂。2019-07-17凌晨,铜绿山矿尾矿库西北角出现约200米的溃口,致2人死亡,1人失踪,倾泻而出的尾矿淹没了下游约400亩鱼塘。村民担心,因尾矿砂中含化学药剂,这些土地已不再适合耕种。

  2018年1月,大冶泉塘村内,一座在铜绿山矿尾矿库溃坝中被冲倒的电线塔。

  2018年1月,铜绿山矿尾矿库。据铜绿山矿工作人员介绍,溃坝发生后,尾矿库已停止使用。新产生的尾矿砂也被用于回填早年挖出的露天采坑。而这片库面达0.6平方公里的尾矿库,也将被改造为湿地公园。

  2018年1月,龙角山村及周边俯瞰图。龙角山是大冶另一个因矿而兴的地区。1953年,中南地区首个铜矿——新冶铜矿在此成立。1956年当地建镇,并于1980年划归大冶县,更名为龙角山镇,被誉为“黄石地区小香港”。曾经大冶看不到的电影,在此能先看到。后因资源枯竭,新冶铜矿停产,龙角山镇也被撤为龙角山村。

  2018年1月,原新冶铜矿办公楼,院子铁门紧锁,无人出入。在70年代鼎盛时期,新冶铜矿有3000多名职工,并建有职工医院、电影院、澡堂、食堂等。后因资源枯竭,90年代起产量逐渐减少,职工也陆续分流至铜绿山矿等单位,直至2002年破产。

  为重振辉煌,1992年已现资源枯竭迹象的新冶铜矿,在办公点外的三岔路口设了一座水泥矿标,标上刻着“而今矿山铜源枯竭,后继乏力,新冶向何处去,非兴则亡,要大胆开拓”等文字。矿标顶部还设有一个鹰的水泥雕塑,寓意振翅腾飞。2018年1月,三岔路口仍在,矿标和鹰已不知所踪。

  2018年1月,原新冶铜矿消防队旧址如今早已人去楼空。库房窗户的玻璃已经残缺,院子里也养起了鸡。

  原新冶铜矿调度长石志珍(左)仍居龙角山。2018年春节前,他在家向住在大冶及龙角山周边的原新冶铜矿退休职工发放米、油、挂面等物资。这些物资是由原新冶铜矿的上级部门大冶有色公司拨付的。据他介绍,目前当地共有82位原新冶铜矿退休职工。

  新冶铜矿破产前,石志珍将挂在自己办公室的一张原新冶铜矿选矿车间的照片带回家,作为纪念。十几年过去,照片因受潮出现了不少污迹。

  80岁的金文福和77岁的妻子彭连英,是为数不多仍在龙角山生活的原新冶矿退休职工。他们居住在新冶铜矿曾经建造的老式单元房里。金文福表示,前些年当地还有一个话费网点,后来也撤了,现在只能让孩子们在网上代缴。

  2018年1月,冷清的龙角山村街道,很多店铺已经关门,通往大冶城区的班车还在等候乘客。

  龙角山街道上停止营业的邮政所。曾经的龙角山有银行、百货店、派出所和邮局。随着新冶铜矿的破产和职工的分流,当地人越来越少,银行、派出所、邮局都逐渐撤离这里。

  龙角山连片的老式房屋。这里曾是新冶铜矿职工及家属的住处。因为外来人口少,加之房屋陈旧,一套40多平米的单元房,全年租金仅需400元。

  2018年1月,32岁的周奇发在打理自己开在龙角山街边的早餐店。由于人口不断外流,相较开店的前两年,其餐厅日流水已由500元降至约300元。因为2017年几乎没赚到钱,他决定将餐厅搬到大冶。

  2018年1月,曾经的新冶铜矿建有从小学到高中的子弟学校。破产后,学校被移交给当地。这栋由新冶铜矿80年代建立的教学楼,经过两三次翻新,如今仍在被龙角山小学使用。据该校校长介绍,在刚改制的2003年,学校有380多名学生,如今已降至约200人,学生数仍有下降趋势。

  2018年1月,新冶铜矿已经废弃的龙角山尾矿库。1994年,该库发生溃坝,造成28人死亡。新冶铜矿破产后,该库于2010年被列为国家尾矿库专项治理重大安全项目。对其实施了加固平台、新筑河道、滩面覆土植草等工程,并于2015年竣工。

  2018年1月,在距离龙角山村约5分钟车程的大山里,依然可以看到原新冶铜矿已经废弃的维修车间。车间已经没了屋顶,但院子仍在被接续开采的私人矿企使用。

  2018年1月,新冶铜矿曾经的平行巷道,如今仍在被私人矿企使用。据居住在龙角山的原新冶铜矿职工介绍,该矿已转手两任,曾经主要开采铜硫,现在主要采钨。

  2018年1月,龙角山村街边,老人们正坐在一起晒太阳,这成为当地最常见的景象。因为资源枯竭,龙角山早已失去了当年的活力,老人们只能在记忆中回溯着曾经的辉煌。

  除了铜绿山、龙角山,位于大冶市西南的铜山口也是一个因矿而兴的地区。当地因蚌壳山和狮子山之口均有铜矿而得名。据铜山口矿老职工介绍,1958年铜山口矿建矿于此,次年铜山口镇成立。图为2018年1月,铜山口周边地区景象,画面右上角高耸的楼状建筑,即是铜山口矿矿井。

  2018年1月,正在开采中的铜山口矿露天采场。铜山口矿工作人员介绍,随着资源日趋枯竭,该矿仅能再开采数年。

  2018年1月,铜山口地区冷清的街道,大量店铺已经关闭。在铜山口矿最辉煌的八十年代,矿里的两千多名职工及家属带动了当地经济。沿街开满了饭馆,很多村民卖菜卖服装。随着资源日趋枯竭,很多职工搬离了这里,白天在矿里工作,下班后返回大冶居住。铜山口镇逐渐成为一个空壳,日渐萧条下来。

  2000年,铜山口镇撤并入大冶陈贵镇,曾兴盛一时的铜山口镇再次变回社区和村庄。2018年1月,陈贵镇政府办公楼上,挂着“中国明星镇”、“湖北首强镇”等宣传语。

  2018年1月,铜山口街道角落,一块1997年为记录路改工程而设的石碑,碑文的落款还是铜山口镇政府。时过境迁,铜山口镇政府已不复存在,石碑也被污迹染黑。这些镇子的名字,和他们经历的辉煌,只能被铭记于石碑和记忆中。

责任编辑:张义凌

大冶铜矿尾矿库
新浪新闻公众号
新浪新闻公众号

更多猛料!欢迎扫描左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(xinlang-xinwen)

图片故事

新浪新闻意见反馈留言板 400-690-0000 欢迎批评指正

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10-62675637
举报邮箱:jubao@vip.sina.com

Copyright ? 1996-2018 SINA Corporation

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